上海这些天已经渐渐地有些蚊子了,还好没有蝉缠绵的叫声,我特别讨厌那叫声,像是在诉说生前的什么故事。


初三就要回绍兴读书了,当初买的有用的没用的可能都要丢掉了,就连琐着我们经历的事物也一样,可能一样都不能保留了。

有一个从小学就和我玩的很好的女孩子,六年级分班时,我抬头看那串名单,瞄到她的名字的时候又忍不住松了口气,还好。

她一直很照顾我的,就像妈妈那种,什么都让着我,关心我,管好我乱花的钱,软了心给我买儿童套餐吃。
很私心地希望和我玩在一起的男孩女孩们都会记得我,就算我干过什么不好的,丢脸的哭。

你们也要记得我,不然我就买车票跑回来打你们。

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,我也不是特别在意。

只是想占据你们心里那小小的一片地方。

我经历的离别太多太多,比同龄人多实在太多,无从提起,似乎从我还没懂事儿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。

一二年级父母因为生意要回老家住几天的时候我还会哭,跟着他们跑到电梯里,扒着他们的大腿不让他们走。

后来,一直照顾我的保姆阿姨也走了。
因为什么呢?
因为那年过年父亲去世了,他坚持很久了,我也无法责怪,我倔强,我从未想过他会离开我。
现在又在哭了。
他的心跳不复存在的时候,家人和我都在救护车上,我把头侧过去,祈祷这些都是假的。
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。

然后保姆走了,是母亲一人照顾我了,那年家里的生意做的有些难,有个人说是欠了我们三百万许久了。
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清,我也不是特别在意。

现在的生意不温不火,也足够我有面子地活,仿佛不可一世地在别人身边晃荡。

已经很久没有认真地画过画,没有充足地时间给我浪费了。前几天复习天天8节主课连上,我也不是特别关心,只要考好自己的就行了,复习只是课余活动。

周三要去补数学,我觉得没什么用,这门课从我小学起就特别差,说不出源头。

就像我现在无用的难过也说不出源头。

评论

© 你离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关于

快乐追星 木子洋至上玩家